网站主页网站地图| 杏彩娱乐平台_杏彩注册中心官方网站-扬善弃恶明达,宣传社会法治!
热搜:
当前位置: 杏彩娱乐平台_杏彩注册中心 > 文体娱乐 >

张雨绮:女人有没有男人,和有没有爱情是两回事

2016-02-26 20:33 [文体娱乐] 来源于:未知
导读:张雨绮觉得田小娥也是一只美人鱼。这个在《白鹿原》里奔放而悲剧的角色,被张雨绮比作搁浅在岸上的美人鱼。 她是童话世界里的女孩子,可能长得极美无比,但是来到了现实世界里,这里的人和她是不搭的。她也想要一个童话里的男人,要一个家,要一个日子,但是
广告位
张雨绮觉得田小娥也是一只美人鱼。这个在《白鹿原》里奔放而悲剧的角色,被张雨绮比作“搁浅在岸上的美人鱼”。
 
“她是童话世界里的女孩子,可能长得极美无比,但是来到了现实世界里,这里的人和她是不搭的。她也想要一个童话里的男人,要一个家,要一个日子,但是命运没有给她。”2016年2月21日,张雨绮在接受南方周末记者采访时说。
 
此前一天,《美人鱼》超越《捉妖记》,登鼎国内票房榜首。张雨绮在片中饰演头号反派若兰:一个有胸有钱,却在感情上斗不过一只鱼的霸道女总裁。
 
2015年,张雨绮结束了一段充满遗憾的婚姻,学会了拳击、潜水,还拿到了一张飞机驾驶执照?:湍戏街苣┘钦咛致叟远懒?,她第一时间给出的例子是竞争美国总统候选人提名希拉里:“女性精神独立,并不代表着她的私人生活一定要孤老。就算是很可能成为美国总统的希拉里,她也有老公有孩子有家庭,即便她经历过一段伤心的历史,这也没有关系。女性精神独立,就是一定有自己的兴趣爱好,要做自己喜欢的事。”
 
接下这个反派角色时,张雨绮身在美国。恰逢车子抛锚,她困在半山腰,突然周星驰来电:“这次找你演一个反派,你害不害怕?真的是很坏很坏哦。”后来开拍前,周星驰还始终不好意思告诉她,这人到底坏到什么程度。张雨绮问他:“她最后会回头吗?”周星驰答:“不会。”张雨绮顿时放心了——像所有稍有追求的演员一样,张雨绮也期待一个“坏角色”。
 
与星辉公司解约五年后,张雨绮再度出演周星驰的电影,她觉得周星驰普通话有了许多进步,讲戏也比以前更容易理解。
 
“周星驰不是烦人的班主任,他是好老师”
 
南方周末:你说周星驰给你打电话的时候,你感觉就像老师点名让你起立回答问题一样,这句话该怎么理解?
 
张雨绮:他一直都是老师,是恩师。而且我也跟周先生说,有需要我帮忙的地方,我一定会回来帮忙的,就是这样。他需要了,就打了一个电话,我一定就是收拾行李赶过去。
 
南方周末:他是一个好老师吗,还是像很烦人的班主任?
 
张雨绮:他肯定是个好老师。他有那么多成功的喜剧电影,随便给你教一点,学生就会嗨的。
 
他对我们主要是语言指导。比如打刘轩那场戏,若兰要生气,我说是怎样的生气,他说是“爆炸了”。他的语言表达,我大概知道在一个什么程度上。
 
南方周末:你说周星驰有种冷冷的幽默感,对人不热情,但默默关心。
 
张雨绮:星爷是个比较不太爱表达的人。他比别人不爱表达,但他愿意解释、需要解释的时候,就会很清楚地解释。
 
南方周末:你最喜欢周星驰的哪部电影?
 
张雨绮:《大话西游》和《功夫》?!豆Ψ颉肥撬缘甲匝莸?,《大话西游》时他还只是演员,但已经开始和刘镇伟导演一起,进行指导。这两部电影,一个是他导演的开始,一个是他导演和演员双重身份达到巅峰的作品。
 
南方周末:林允是又一个星女郎,演对手戏时,你会给她一些建议吗?
 
张雨绮:林允很不容易?!冻そ吆拧返氖焙?,戏并没有那么多,所以我比较轻松。而林允戏量很大、很辛苦,一直在水里待着。我们在现场会给她最多的鼓励,让她放松。因为我们演戏时没有剧本,很多概念都很?:?,所以放松很重要。
 
南方周末:《美人鱼》上映以后,有观众对你的声线和台词有所批评,你注意到了吗?
 
张雨绮:这个声线,从头到尾是导演要求的,包括最后我们的配音,他可能觉得这个人物应该是这样的说话方式。
 
“我当然向往童话里的爱情”
 
南方周末:你觉得若兰这个角色,是一个纯粹的坏蛋吗?
 
张雨绮:电影最终的呈现,给大家带来了怎样的感受,应该由观众评价。创作时,我们并没有想给她一个能让人理解的动机:她为什么会变坏?出于什么样的原因?我们就是想塑造一个不回头的反派。
 
我觉得若兰也是一个很单纯的女孩儿,其实她内心没有仇恨,她从小的出身,她的家境,让她有点儿霸道,她想要的东西就得得到。但她的修养、学识各方面都是很好的。当她看到刘轩和美人鱼在一起的时候,她也没有爆发,只是到最后,才到了那个临界点。
 
像珊珊这种角色,也是双面性的,大家可能觉得美人鱼是天使,但是她在电影里出现,背负的是一个复仇任务。我觉得电影好看,往往就在于相反的东西,在于打破常规角色设定的东西。
 
南方周末:若兰爱刘轩吗?这种爱,是出于爱情、金钱还是所谓的嫉妒?刘轩对若兰呢?
 
张雨绮:我觉得金钱对若兰来说应该不是什么问题了,像她这样一个人,应该也没什么可以让她嫉妒的。我觉得最终还是因为爱情。
 
他们肯定是互相吸引的,但是若兰再一再二再三地去调戏、勾引刘轩,刘轩只是没有选择,他肯定是不爱她的。如果刘轩对若兰也有爱情的话,就不会是这个结尾了吧。
 
南方周末:若兰对刘轩的感情和美人鱼对刘轩的感情,哪个更现实?
 
张雨绮:我不知道什么样的爱情是现实的,我也不懂什么东西是不现实的。我觉得爱情应该就是,他想和谁在一起就和谁在一起,他喜欢若兰就应该和若兰在一起,他喜欢美人鱼就应该和美人鱼在一起。它和别的东西有关系吗?
 
刘轩和美人鱼在一起,这也是一个童话的结尾?:⒆用嵌枷不锻踝雍凸髟谝黄?,按照大众实际的想法来结尾,不就是最现实的吗?
 
南方周末:现实中往往讲究门当户对。就好比春节期间,上海女孩从江西农村逃跑的那则传闻。
 
张雨绮:春节我一直在国外,没有看到这则新闻。什么是门当户对,在我这个年代,我觉得根本就没有这个词。我是1987年生的,在我的世界里,我没有听过这个东西。
 
南方周末:所以你还是向往电影里像童话一样的爱情?
 
张雨绮:当然向往。
 
南方周末:在好莱坞,男女平等或女性独立一直是一个很大的话题,女人一定要有男人吗?
 
张雨绮:女人有没有男人和女人有没有爱情是两回事。如果这个男人是爱情的话,那就是对的,如果这个男人不是爱情的话,那可能就有问题了,男女都一样。
 
南方周末:你能形容一下你认为的女性独立吗?
 
张雨绮:精神独立很简单,就是一定要有自己喜欢做的事情。喜欢画画,你就去画;喜欢音乐,你就去听;喜欢运动,你就去跑。一定要把自己喜欢的东西极致化,而不要为了别的事情——因为结婚生子我不能跑了不能画了,这都不是借口,一天24小时,完全可以做些自己喜欢的事。
 
“女人千变万化,哪是一部电影能说清的”
 
南方周末:《白鹿原》基本上重写了田小娥,你觉得田小娥这个角色该怎么定义,是所谓世俗的红颜祸水,还是一个在男权世界里苟延残喘的女性?
 
张雨绮:我觉得你可以把田小娥放在《美人鱼》里说,她就是美人鱼搁浅到岸上的感觉。她是童话世界的一个女孩子,长得可能极美无比,但是来到了现实世界里面,和周围的人都不太搭。她一直想要一个童话故事,要一个男人,要一个家,要一个日子,但是就没有。命运没有给她。
 
南方周末:你在《钱学森》里演过钱夫人蒋英,这是一部主旋律电影,塑造蒋英,对你算是一个比较不同的尝试吗?
 
张雨绮:钱老家人一致认为我跟他妈妈的感觉比较像。演蒋英老师的时候,我看了许多歌剧的东西,听了她以前的一些表演。蒋英老师那时身体不太好,我也不太方便打扰。只能从资料和照片里找感觉。
 
 
 
南方周末:演过这么多女性角色,哪个算是你理想中的女性形象?
 
张雨绮:没有什么理想中的女性形象。我觉得女人千变万化多姿多彩,哪是几部电影能够诠释清楚的?
 
南方周末:从《长江七号》到《女人不坏》,到《白鹿原》,这些电影演下来,到什么时候,你感觉自己进步了?
 
张雨绮:演技对我来说,还只是刚刚开始。我是一个比较慢热的人,是一个不太急着去做很多事的状态。因为我很了解自己想去尝试的角色。
 
比如说若兰,是我很想演的角色。在商业电影层面,我很乐意去表达这样的角色,并且演得很过瘾。但我内心还是喜欢艺术片的,我最终可能还是会做一些和艺术相关的电影,哪怕可能是你们根本不会看而我会很喜欢的。这两年,商业电影热闹,我偏离了些艺术片的东西,有些缺少养分。对演员来说,缺少养分,是得不到快速增长的。
 
《白鹿原》应该算一个大的文艺片,《亲爱的》应该算一个偏文艺的电影。所以我去参演了这些电影。
 
南方周末:你很喜欢莱昂纳多的新片《荒野猎人》?为什么?
 
张雨绮:我在美国电影院就看了好几遍,买碟片回来又看了好几遍。这个角色就是我梦寐以求的角色?:芏嗳怂邓肟空獠肯分っ餮菁?,我不觉得。他是喜欢演戏,所以要把这个角色做到极致。
 
电影拍得也很好,整个布景,都在一个真实的环境里,这太难能可贵了。我们现在拍电影,大部分景都是塑造、安置出来的,或者是绿屏特技,如果回归到原始社会,那真是一次太好的表演经历了。
 
当面对这样的一个环境时,人身上很多东西都卸掉、返璞归真了。莱昂纳多这次的表演毫不华丽,但非常有力量。他卸掉了明星光环,真正成了一个很牛的演员。
 
我前两天发朋友圈,说如果他不拿奖,我就去跟他们评委吵架。我也有几个朋友是那边的制片人,他们是可以投票的,他们投了莱昂纳多,我说幸好你们都投了,如果你要不投,我就找你们吵架。
 
南方周末:春节档你另外一部影片《蒸发太平洋》也在上映,片中你和布兰登·罗斯合作,有什么特别的体验?
 
张雨绮:这对我来说是一个比较新的试探,因为西方演员的表演方式,和中国演员的表演方式迥然不同。
 
台词来讲,他们的语速都会比较快,我是说基本的商业片,不是文艺片。大部分中国电影的台词,语速是中速甚至偏慢的。就是因为我们是受了一部分学院派的训练,所以表演节奏是比较抻的。
 
另外我们的表演是比较收的,情绪在内里涌动。他们是外化的,性格张扬、极致的表现,是外化的。他们讲英文的时候,表情会很夸张,如果中国人也用这种大表情、大动作,那是不对的。你在这之间,要怎么去做,在对抗的时候,能否保持相平衡,这都是很重要的。这个需要经验,还需要时间去揣摩。

(编辑:征信报新闻网)

广告位
推荐文章
广告位
广告位